“盼望西班牙早日战胜疫情”


疫情期间,西班牙华侨华人捐物资,录视频,开“云课”,与当地民众守望相助,谱写了许多动人的合作抗“疫”故事。

西班牙正泰能源总经理麻晶晶还记得3月17日那天,她带着不满3岁的儿子到居住地小镇的警察局送口罩。“当时警察还没有集体配备防护用具,儿子蹒跚着脚步将口罩交到警察叔叔手里,我真心希望这些口罩能保护好这些城市的守护者。”

“今天出院8个人。”“今天出院15人。”……从每天收治患者,到每天送患者出院,医疗队员们高兴到“起飞”。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事发当天下午,水马撤掉后,涡振于18时暂停,然而,当日20时,虎门大桥再次发生涡振。

“一线医务人员守护世界,我们守护好他们的孩子”

桥面单边最大振幅达到31厘米

陌生的环境、巨大的工作压力、封闭的生活……医疗队员们每天处于“两点一线”间,最暖心的便是按时按点接送他们的司机师傅,和酒店为他们“投食”的工作人员。

这样的“暖心”政策,无疑是涌向一线医务人员的内心深处的暖流。全省多地市也多措并举,关爱激励防疫一线医务人员。

虎门大桥的设计者之一、桥梁专家曾宪武告诉新京报记者,虎门大桥在设计施工时,曾做过风洞试验,以测试桥梁的抗风性能。虎门大桥桥体钢箱梁断面为流线型,为了尽量减少风对桥体振动的影响,设计者们在两侧风嘴位置加设了导流板。

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实习生 曹一凡

“我在这里一切都好,你们放心吧……”日前,在淮南市第一人民医院,从抗疫一线换岗休养的护士杨丽正通过视频向家人介绍“新家”。

“酒店后厨知道草原儿女爱吃肉,想方设法地给我们做牛排、炖羊肉……”包莎日娜感动地说。

工人正在对口罩的制作进行细化讨论

战胜疫情,使命艰巨。作为中坚力量的一线医务人员,正用牺牲和付出替人们负重前行。

新京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早在2002年,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学者曾发表论文,称和虎门大桥有限公司合作,研发完成了虎门大桥主跨GPS位移监测系统和应变监测系统,并投入运行。文章介绍,该系统旨在监测虎门大桥在使用期间由于车辆荷载、风荷载、地震荷载等造成的大桥箱梁的应变响应,实现实时监测、实时分析和报警、数据网络共享。

拥有近90年历史的格拉纳达足球俱乐部现已成为中资企业。疫情发生后,俱乐部主席蒋立章联合其他国内相关机构,共同发起了援西防疫物资捐赠活动,驻上海的同事还将一万只口罩交予西班牙驻上海领事馆,由其代为捐赠至西班牙卫生部。“我们坚信,体育永不言弃的精神和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一定能支撑我们度过这段艰难时期,并取得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

疫情在西班牙发生后,正泰能源第一时间和巴塞罗那孔子学院基金会一道,为当地战斗在抗击疫情一线的两家医院提供了4500只口罩。之后,又将辗转购置的数万只口罩捐给当地政府、电视台、银行、警察局,以及没有渠道购买口罩的中国留学生群体。

安徽省支援湖北医护人员半汤疗养基地的房间内景

安徽省经信厅相关人士表示,经过摸排,全省可日生产防护口罩100万个、乳胶手套70万双、医用连体防护服3800件。全省应急物品生产企业在1月27日已恢复生产,开足马力保障医务人员的健康。

社会各界也对广大医务人员表达着感激和关爱。目前,安徽已有百余家景区踊跃响应,对全国所有医务工作者实行免费参观游览等政策。

由于事发时桥梁正在检修,有网友猜测涡振的产生和大桥荷载过高有关。5月6日晚,在广东省有关部门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现场处置专家组成员、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业务总监吴明远表示,在桥梁设计上是有荷载标准的,只要在荷载标准的基础上,桥梁的运行都是安全的,“尤其虎门大桥,基于各种原因,有限载规定,所以在目前状况下,相对其他的大型桥梁来说还更安全。”

合肥一家企业内,工人正在赶制医用物资

杨旭所经历的“惊魂一刻”,许多当天和第二天经过虎门大桥的市民都感受到了。一名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5月5日下午,其乘车由虎门-南沙方向经过虎门大桥时,桥面上下颠簸持续几十秒,有如乘船,“有点晕”,“被吓得不轻”。他回忆,司机起初以为是爆胎了,但很快发现,前方的车辆也正随着桥面“像波浪一样摆动”。

赶制出的医用物资将送往合肥医院,为一线医护人员做好保障

如今疫情在欧洲持续蔓延,学校又把余下善款全部用于对巴塞罗那本土医疗机构的援助。在向巴塞罗那最大的儿童医院圣胡安德乌医院提供医疗防护物资时,学校还一并送去了孩子们录制的视频。视频里,孩子们手捧用省下来的零花钱集资购买的口罩说:“生活在巴塞罗那的华人小朋友和你们在一起。”这条视频在全院医护人员间流传,不少人被感动到哽咽。

一位收到礼物的酒店工作人员激动地说:“感谢你们!武汉就拜托你们了!”

“你看,武汉的樱花开了,很美。”10日,内蒙古自治区驰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包莎日娜给记者发来一张武汉路边樱花树的照片时如是说。

包莎日娜是第三批内蒙古驰援湖北医疗队的队员,2月15日抵达武汉后,她和队友们被分配到武汉市沌口方舱医院负责其中一个病区。20多天之后,他们终于见到了武汉久违的太阳和浪漫的樱花。

疫情期间,安徽公安机关迅速建章立制,对殴打辱骂伤害医务人员、扰乱医疗救治秩序果断处置,切实维护医务人员的合法权益和治病救人的环境。

3月9日0时—24时,中国31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9例,其中,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7例(武汉17例);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297例,湖北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152例(武汉896例)。

5月7日晚,虎门大桥新闻发言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大桥7日晚还将处于封闭状态。

为保障医务人员换岗休养好,淮南市做好“集中休养保障”,按照一人一房标准,在房内配备了鲜花、床、沙发、空调、电视等日常生活用品。目前已先期启用20套休养隔离房间,为抗疫一线归来的医务人员做好保障服务。

5月6日晚,在回答媒体提问时,现场处置专家组成员吴明远称,虎门大桥桥梁重量在15000吨以上,一旦振动发生,“需要足够的时间平息下来”。

保护医务人员的健康——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三国志14专区

草原儿女的质朴和真诚也感动着他们在武汉认识的这几位“后勤朋友”。3月5日“学雷锋日”当天,医疗队员们趁着“投食”取餐的机会,将他们带来的防疫蒙药小香囊“那格布九味散”送给他们心中的“雷锋”。

5月5日晚,虎门大桥大修办公室副总工程师张鑫敏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介绍,经专家会讨论,涡振的主要原因为桥面检修时,沿护栏立柱摆放的水马堵塞护栏立柱透风孔,改变了桥梁的抗风外形,进而产生涡振。水马拆除后,加上当晚风速降低,涡振已明显减轻。

5月6日上午,广东交通集团也发布通报表示,经专家组判断,本次振动主因为沿桥跨边护栏连续设置水马,改变了钢箱梁的气动外形,在特定风环境条件下,产生桥梁涡振现象。

由于振动一直持续,杨旭有点紧张,他打开车窗,在两三分钟内加速驶离了大桥,振动感也随之消失。

关心医务人员的身心——

疫情未散,关爱不止。人们享受静好岁月时,也应对一线医务人员献上关爱。哪怕这种关爱很微小,但14亿人民,汇聚起来的就是磅礴伟力。(记者 吴洋 刘玉才)

多位参与事件调查的专家称,虎门大桥此次涡振振幅在安全范围内,不会影响悬索桥后续使用的结构安全。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新京报记者,专家们未能对大桥持续振动原因达成共识。多位专家建议虎门大桥方面完善监测系统。

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教授廖海黎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从目前调查来看,水马是这次涡振的主要诱因,水马撤掉,诱因也就消除了。“但风在桥上还有一些作用力,只是比水马存在的时候要小,等到慢慢能量耗散掉了,它应该会静止下来不动了。”

合肥一家企业正在加紧生产医用口罩

振动持续原因尚无结论

我省日前印发的《关于对参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医疗卫生人员给予保障和激励的若干措施》规定,对一线医务人员及其家属在家庭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做好生活保障、心理保障、人文保障、安全保障和其他保障。关心关爱“白衣战士”的安徽十条举措也明确指出,“对有家庭困难的一线医务人员家属安排社区专门人员和志愿者上门服务,对上下班不方便的医务人员和家属安排爱心车队接送。”

一位参与调查的路桥专家程述(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从虎门大桥方面了解到,事发时桥面单边最大振幅达到了31厘米。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在这个特殊的艰难时期,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将我们紧紧凝聚在一起。盼望西班牙早日战胜疫情,恢复勃勃生机。”麻晶晶说。

葛耀君也认为,异常振动发生的时间或许还要早于5月4日。据其了解,早在4月底,桥面就放置了水马,但数量不多,因而振幅也不大。

安徽建筑大学城市建设学院通过减免这类医务人员子女新学期学费的方式,向连日来奋战在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们致敬。“新学期,所有奋战在防疫一线医护工作人员的子女,将免除一学期的学费。”该院相关人士表示,“一线医务人员在守护世界,我们会守护好他们的孩子。”

许多“白衣战士”的另一面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们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料,有年幼的孩子需要教育。为让他们放下包袱轻装上阵,舍下亲情全心战“疫”,安徽省高度重视对一线医务人员家属的爱护工作。社会各界也用自身行动,合力为医务人员的家属表达关心与敬意。

5月7日下午,广东方面组织了又一场专家会。程述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会议上,专家们明确了后续发生的振动仍属于涡振,但是对于涡振持续的原因,并没有达成共识。有人认为,封闭后,光秃的箱梁也可能是涡振持续的诱因之一。对于大桥是否可以恢复通车,与会者也观点不一。

5月6日、7日,新京报记者多次联系虎门大桥大修办公室副总工程师张鑫敏,试图询问涡振持续的原因和监测系统的运行情况,截至发稿未有回复。

随着一批一批患者被治愈,3月1日,武汉市首家方舱医院休舱,目前武汉的所有方舱医院即将全部休舱。这对于中国来说,无疑是最好的“关门大吉”。

程述表示,在会议上,他和一些专家建议虎门大桥方面完善监测系统。

“要以最快行动、投入最优秀队伍、调动一切资源,坚决完成任务”

杨旭回忆,当时桥面的振幅比较大,“前面的车辆也是忽上忽下的”。人随车上抛时有失重感,他和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妻子都感到头晕、想吐。

庐阳经开区内工人们穿着工作服、佩戴口罩,在生产线上加足马力生产口口罩,为一线防疫提供物资保障

受疫情影响,巴塞罗那孔子文化学校年后就一直处于停课状态。3月,学校推出的“孔子云课堂”正式上线,向本校3000名学生和在西班牙的华人免费开放。巴塞罗那中文教育基金会主席兼孔子文化学校董事长麻卓民说,中国国内疫情最为严重时,学校向全体师生发起捐赠物资的倡议,立即得到积极响应,“很多孩子们都拿出了自己的零花钱”。

前几天,武汉的天晴了,樱花也开了。包莎日娜说,医疗队将继续驻守待命,但现在的武汉满眼浪漫,打开窗户能闻到淡淡的香气。“春天真的来了。”(完)

另一名5月5日下午2时许经过虎门大桥的网友发布的视频显示,当日天气晴朗,大桥上车流不算密集,画面右侧能看到竖形排放的红色水马,视频持续了两秒,结束时画面有明显的上抛感。评论栏里,这名网友说当时以为是自己低血糖所致,多名网友回复称自己也有相同遭遇,有的以为是路面不平,有的以为自己所乘车辆爆胎。

不过,葛耀君同时表示,从风向学来看,风向有16个,达到特定风向的概率为16分之一,同时对风速也有要求,因此,使大桥产生涡振的气流发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1月23日,安徽省总工会筹措230万元资金对坚守防疫抗疫一线医务人员开展慰问;1月27日,省总工会再次安排520万元慰问防控一线工作人员。“面对繁重的任务,亲情的离别,一线医务人员的身心压力很大。这个时候,特别需要有人为他们输入爱的力量。”省总工会相关人士表示,“奉献者的辛劳值守值得尊敬,逆行者的勇敢付出必有回响。”

5月7日晚间,虎门大桥新闻发言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大桥仍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轻微振动,对大桥的检测也在继续,持续振动的原因尚无结论。

5月5日晚间,广东省交通集团发布通报称,5月5日15时20分,虎门大桥悬索桥桥面受主桥风速大影响,产生涡振。

“对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或在从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过程中发生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安徽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中工伤认定情形的工作人员,开辟工伤认定绿色通道,特事特办、随报随办、简化程序。”日前,安徽省人社厅相关负责人表示。

针对有市民反映5月4日下午经过大桥就已感到振动,廖海黎表示,“现在说的第1次发生在5月5号,可能那是最严重的时候,但是在那之前,这种涡振会一点一点地,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

5月5日15时32分,广州交警支队发布消息称,对虎门大桥进行交通管制。随后,有媒体从广东省公安厅交通管理局了解到,虎门大桥发生异常抖动,大桥管理部门已经封闭大桥。

然而,程述表示,在调查过程中,虎门大桥的工作人员给专家们提供了大桥四个点位的风速,但在他看来,这些数据有矛盾之处,他曾要求提供5月7日振动的相关数据,但下午开会时也没见到。他认为,虎门大桥虽有检测系统但似乎并不完备,“我们给他们提的是你们要完善”。

5月4日晚上7时许,深圳市民杨旭(化名)载着妻子,驱车从广州返回深圳。行到虎门大桥中部时,杨旭突然感到桥面纵向振动,“像过山车一样,一上一下的”。

“涡振之所以产生,是因为结构的自振频率和涡脱的频率相一致,产生了共振。”程述向新京报记者解释。所谓“涡脱”,即钝体截面受到均匀流作用时,在截面背后形成旋涡脱落。涡脱的产生既和风向、风速有关,也受桥梁断面形状、结构阻尼等影响。

“面对繁重的任务,亲情的离别,一线医务人员的身心压力很大。这个时候,特别需要有人为他们输入爱的力量”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市将一批体育场馆、会展中心逐步改造成一家家方舱医院。中国19个省(市、自治区)向湖北派出4.2万医护人员支援当地医疗救治工作,其中一大部分被分配到方舱医院工作。

主要调整内容 – 追加新个性“张罗”、“众望”、“仁政”、“灭火”、“粉碎”,并变更部分武将的个性。 – 强化个性“神威”、“任才”。

同济大学桥梁工程系教授葛耀君进一步解释,5日下午涡振的产生,除了桥梁气动外形改变外,特定的风速、风向也是条件之一。“这两天正好广州天气非常好,风速就比较均匀,风吹过来的角度也不会改变,这样是比较容易引起涡振的。”

2月9日深夜,安徽省印发《关于对参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医疗卫生人员给予保障和激励的若干措施》,对参加防治工作的医务人员和防疫工作者给予临时性工作补助,对参与疫情一线应急处置的医疗卫生人员给予一次性慰问补助,对在疫情防控救治工作中表现突出的医疗卫生人员,在职称评审时优先推荐等。很快,我省再推举措,在轮休调休补休、带薪修养休假、赠送专属保险等10方面关心关爱“白衣战士”。

对奋战在抗击疫情前线的医务人员,安徽省在保障后勤工作的同时,还为医务人员提供足够、足用、高质量的医用装备设施,确保无任何纰漏,保障医务人员自身不被感染。

“像过山车一样,一上一下的”

程述表示,按照虎门大桥原本的设计,理论上是不会产生涡振的,但在桥面增设水马改变了桥体的空气动力外形。

包莎日娜说,刚到武汉时,当地疫情比她想象中严重得多,医疗资源也极度匮乏。“那段时间没见过武汉的太阳。”

涡振产生的原因很快被聚焦到桥面呈一字形摆放的两排1.2米高红色水马(分割路面或形成阻挡的塑制壳体障碍物)上。

包莎日娜回忆道:“司机大哥特别心疼我们,有时下夜班他会特意开车绕道带我们去看长江大桥和黄鹤楼。”

259个房间、456张床位、良好的环境,在巢湖市半汤镇,一处为我省支援湖北医疗队员而建的疗养基地日前顺利通过验收,静待英雄们凯旋归来。2月初,承建该工程的安徽建工安徽三建党委书记、董事长左登宏立下“军令状”:“要以最快行动、投入最优秀队伍、调动一切资源,坚决完成任务。”现场总指挥的李建成连续多日吃住在现场,及时解决现场遇到的棘手问题。经过10个昼夜的顽强奋战,安徽省支援湖北抗疫医务人员半汤疗养基地竣工。

工人展示通过检验合格的kn95口罩

涓滴成海,聚沙成塔。2月18日,安庆市教体局和市卫健委联合发布《关于对疫情防控一线医务人员子女开展教育关爱的通知》,各相关学校要根据市、县(市、区)教育主管部门分发的一线医务人员子女信息,全面掌握其在校就读学习情况,特别要了解实际困难和学习需求,针对性地采取关爱措施;天长市为支援湖北医务人员子女免学费,当年义务教育可自由择校;安徽省直妇工委启动实施“加油!抗疫天使”项目,分批分点对防控疫情一线的医务人员家庭给予关爱服务。

蚌埠市推出七项措施,包括落实工作待遇、办理人身保险、协助家庭服务、优先晋职晋级、安排轮休补休、及时吸收入党等,对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务人员给予一次性慰问金;天长市采取政治激励、待遇保障、组织关怀、容错免责等11条措施,把关心关爱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工作者的举措抓实、抓细、抓落地。

西班牙抗“疫”队伍里,中资企业的身影也十分活跃。当了解到马德里本地医院急需防护物资时,中国工商银行西班牙分行立刻从有限的自用物资中,挑出防护等级较高的口罩,赠给马德里一家公立医院。“当地政府在其官网及社交媒体上发文,感谢分行在他们面临困难时捐赠物资,与他们共同抗击疫情。”中国工商银行西班牙分行总经理刘建军说。

据公开资料,此次振动发生地虎门大桥主桥,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造的大跨径钢悬索桥,全长888米。自1997年6月竣工后,虎门大桥已经过23年风吹雨打,是连接广州南沙和东莞虎门的一条重要过江通道。从公开报道来看,虎门大桥以前并未发生过类似事件。

车间内机器轰鸣,车间外装箱分运。连日来,在合肥庐阳经济开发区,一家从事生产医用卫生材料和民用清洁用品的企业主动叫停出口订单,并紧急将生产出来的医用防护用品由出口转为内销。在原材料充足的情况下,该企业可每天生产3至4万件N95口罩,并将赶制出来的医用产品送往合肥多家医院。

强大的战斗力是打赢疫情防控攻坚战的重要保障。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只有健康有保证,才能自保并克敌制胜。疫情发生以来,安徽省委书记李锦斌多次强调,要高度重视医务人员的保护关心爱护,有序安排医务人员轮休。省委省政府精心谋划,早布局、早行动,为医务人员打造强力的保护机制。

沌口方舱医院是武汉市第一个利用暂时闲置的工业厂房建设的方舱医院,共划分了5个病区,开放床位996张,自2月17日正式开舱以来,累计接收入院患者990人。

施工人员正在对疗养基地内部加紧施工改造

事发当天下午,水马撤掉后,涡振于18时暂停,然而,当晚20时,虎门大桥再次发生涡振,并持续至今。5月7日晚间,虎门大桥新闻发言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大桥仍在以肉眼可见的幅度轻微振动,对大桥的检测也在继续,大桥目前仍然封闭。

爱护医务人员的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