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网评全力以赴为未成年人营造“清朗”的网络环境


【地评线】荔枝网评:全力以赴为未成年人营造“清朗”的网络环境

2020年暑期在即,为给广大未成年人营造健康的上网环境,推动网络生态持续向好,国家网信办决定即日起启动为期2个月的“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

上周,无锡对外发布“太湖湾科创带发展规划”,提出到2025年,科创带内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力争翻两番达4000家、努力建设一批重大创新平台、且每年将安排不少于1亿元专项资金攻克“卡脖子”技术。在外界看来,无锡将以科创再定义“太湖”。

习近平总书记说:“网络空间天朗气清、生态良好,符合人民利益;网络空间乌烟瘴气、生态恶化,不符合人民利益。”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决不能任其野蛮生长。社会各界必须携起手来、形成合力,让网络空间持续清朗起来,让网络生态持续健康起来,全力以赴为未成年人营造“清朗”的网络环境。(张英豪)

一方面,到2003年,苏锡常三市全部县级单位进入全国百强县名单。直到去年,昆山和江阴仍稳居前二位置。

巧的是,无锡东侧的苏州,围绕坐落于太湖边的南京大学苏州校区,也规划了面积达10平方公里的“太湖科学城”。而就在2个月前,苏州召开生产性服务业推进大会,期望推进加快制造业的数字化改造,谋求从“生产型制造”向“服务型智造”转变。

互联网时代,未成年人遭遇网络暴力、沉迷网络游戏、陷入网络骗局的案例屡见报端。此番国家网信办重拳出击、专项整治,可谓正本清源之举。社会各界必须以“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为契机,争当网络正能量的传播者、复杂舆论环境的冷静思考者和“清朗”网络空间的坚定维护者,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共同筑牢保护未成年人的网络“堤坝”,全力以赴营造“清朗”的网络环境。

以无锡集成电路产业为例。2018 年,无锡集成电路产业销售总额达到 1014.05 亿元,成为全国除上海以外第二个超千亿元地区,但相较发达的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处于上游的芯片设计产业还处于“规模小、较为分散”的状态。

这与外界对“苏南模式”的矛盾印象恰好吻合。

在讨论“江苏为什么没有BAT”时,有分析指出,政府主导的乡镇企业定义了“苏南模式”的基本框架——生产工业“中间品”而非“成品”,倾向于重资产,“制造业发达而服务业偏弱”。在不久前发布的“2020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江苏上榜近90家企业,大部分来自包括建筑、冶金、装备制造、化工等在内的传统制造业。

1983年,中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在《小城镇再探索》一书中提出“苏南模式”。当时,全国正处于新一轮发展的探索期,苏南三市创新选择了集体经济、大力发展乡镇企业,杀出一条村镇“农转工”、就地城镇化的“血路”。此后,经历亚洲金融危机,乡镇企业遭受重创,苏南再次借助浦东发展的机遇转向外向型经济。

这种“偏科”问题,也影响到苏南城市新一轮产业布局。

一方面,苏南城市开始反思制造业处于全球产业链低端的劣势,期望补足科创短板,掀起科技城等创新载体的建设浪潮;另一方面,传统“苏南模式”的路径依赖,却阻碍了产业升级进程。

另一方面,集中于低端制造的产业结构不断固化。2007年数据显示,苏南三次产业结构中,占比超过60%的第二产业中,重化工业率高达70%左右。

就江苏省内部来看,经济发展存在严重的区域不平衡现象;从外部来看,江苏省产业空间延展性不足。内外双重压迫下,江苏省产业链的省际循环和省内循环双向受阻。

必须全民参与、形成合力。未成年人是伴随网络成长的一代,互联网成为“放眼看世界”的必经桥梁。据《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未成年网民达1.75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1%。营造“清朗”的网络环境符合公共利益,是全体人民的利益所在,已成为人心所向。实现网络空间天朗气清的目标,必须建立健全社会各界齐心协力、齐抓共管机制,从政府监管端、社会监督端、学校教育端、家庭引导端、网民自律端和企业履职端入手,汇聚多方合力,共同采取行动,全力保护互联网下的未成年人健康茁壮成长。

苏南城市的科创深度竞争即将展开。而面对坊间有关苏南“掉队”的质疑,期望充当C位的无锡,能否为一度全国领先的“苏南模式”扳回一城?

从GDP上看,自“太湖蓝藻”事件后,无锡GDP排名从当年全国第9位一度下滑至第14位,GDP名义增速甚至数年趋近于0。与此类似,苏州和常州的排名均有不同程度下滑,苏州更是从2004年全国第4位接连被深圳、天津、重庆超越,近年来稳定在第7位的位置——有关苏南“掉队”的担忧也浮出水面。

上一次无锡因太湖进入全国视野,还是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

不过,八位数的金额,不仅为城市“抢人大战”定下新门槛,更足够让无锡“太湖人才计划”出圈。

一般而言,产业升级总伴随着企业外迁和再定位。但南京财经大学教授、现代服务业智库首席专家张为付等人分析发现:

直到如今,三大区域的产业梯度仍存在未进行密切协作以及合理适时产业转移的问题,产业发展较为独立,产业互补性较弱,产业链梯度不足。

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履新不久的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就曾强调,尽管江苏的实体经济、制造业在国内实力较强,但产业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中低端仍是江苏的“短板”,高速发展的比较优势不够充分。

其指出,自上世纪70年代末,苏南、苏中、苏北三大经济区实际上已经形成“轻、重、农”的区域分工格局,历史原因加之与长三角核心地区的地理关系,导致三个区域产业的明显差异。

“苏南模式”的时代局限性亦加速显现。

对此,《决策》杂志有一段反差感极强的描写:

两次转型奠定了“苏南模式”的基础——

省内问题突出体现在苏南、苏北之间合作机制的缺失。

苏中、苏北,则面临更为严峻的问题。

必须重拳出击、彻底整治。网络是一把“双刃剑”,影响着未成年人的思想观念、价值追求和言行举止。《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46.0%的未成年网民曾在上网过程中遭遇过各类不良信息。此次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整治的7个方面突出问题,全面囊括了未成年人接触网络的全过程和易受侵害的各环节。各地执法部门必须结合属地管网治网实际,聚焦重点整治问题,坚持重拳出击、铁腕整治,分阶段、分批次、分类别,全力清理有害信息、处置违法行为、曝光典型案例。

就在一年前的2006年,国家环保总局前脚刚把全国仅6席的“首批国家生态城市”称号中4个颁给苏州的昆山、张家港、常熟和无锡的江阴,后脚泛滥的“太湖蓝藻”就无情“打脸”:苏南粗放式经济发展的后遗症已经十分严重。

更重要的是,这则一个月前的“老新闻”,对于眼下的无锡来说,格外应景。

必须正本清源、巩固长效。“清朗”专项行动是一项基础性、长期性任务,营造“清朗”的网络环境是一场持久战,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必须慎终如始、久久为功。政府要坚持整治互联网违法违规行为,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牢牢掌握网络意识形态工作主动;社会各界要自觉维护网络健康环境,积极参与清朗网络建设;学校要传播真、善、美,积极培树文明新风;家长要以身作则,规范子女上网,培育良好家风;网站平台要坚决落实企业主体责任,积极参与“清朗”网络建设,共建安全网络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