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上校到工地当民工工地淬炼122天退役军人的初心更炽烈


退役上校民工日记结束语:工地淬炼122天,退役军人的初心更炽烈

还有,我在工地上接触到的退伍兵民工,在我的打工日记后面与我交流的转业战友,以及我自己转业半年多来的亲身经历,让我切身感受到了广大退役战友告别军旅回归社会后的境遇和心声……

那位68岁的山东工友老宋,已经逐渐年老体弱,虽然早已心生归意,但因为他的包工头每年都要扣押一部分工钱,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不知何时才能给他彻底结清,让他舒心回乡。

那位退伍兵工友,因为常年在外打工,没有时间教育孩子,作为农村留守儿童,儿子从小痴迷网络和游戏,以致成年后一事无成,甚至还要在家“啃老”,让他不得不年过五旬,还在异乡的工地只身打拼。

注:本文“由静静的拒马河”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作者来源及出处!

那位“一生只爱一个人”的邯郸工友,还有那位戴着眼镜声称已被感情伤心不想结婚的黑龙江工友,年逾40都还孑然一身,无论是在工地还是回到家乡,都过着孤单的日子。

就在不久前,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白俄罗斯官方已经向世界各地的游客开放了这处被许多人视为幽静废弃的“禁地”。报道中提到,如今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围开放的区域包括了九十多个野外村庄,如果以五人为团去往“禁区”,需要支付三百四十BYR(白俄罗斯货币),大约不到一千一百元人民币。

隔墙听到工友打给老家妻儿的电话,摸黑蹲在小卖部外面蹭WLAN的工友身影,我听到看到,这些工地生活的单调枯燥和工友们的情感牵挂。

工地打工体验给予我的,还远远不止这些收获。如果说军营是个大熔炉,多年的军旅生活锤炼了我们不同凡响的人生,那么,这一次,工地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课堂,我在120多天的工地生活中上了一堂深刻的社会实践课。

在人武部领导的岗位上,我曾经在很多场合说过, 当前我们的社会确实还存有很多问题和不足,但是,我们是这个社会的一员,不能只做问题的发现者和提出者,一味去吐槽和埋怨,而要去做问题的解决者,用一己之力,推动我们的社会朝着美好积极的方向改变!

河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唐彦民表示,大桥通车沟通了黄河两岸,还连接了连霍高速公路与郑焦晋高速公路,实现了区域公路交通网的互联互通。

尽管已经脱下军装,但我一直怀有毫不动摇和永不褪色的坚定信仰,参军前18年的农民经历以及现在仍是农民的老家亲人,让我更不能忘本和忘记初心。工地打工体验的这堂社会实践课,再一次淬炼和强化了我的这颗初心,让它红得更透彻,热得更炽烈,让我在余生的拼搏奋斗中,明白了我该站立何处,做些什么。

业内人士称,这座黄河大桥开辟了河南焦作及山西晋城方向至郑州、洛阳,以及豫中南地区的快捷通道。对加快以郑州为核心的中原经济区建设进程,将产生深远影响。(完)

在工地上,我与许多农民工友朝夕相处,一起上工,一起流汗,一起吃饭和住宿,一起抽喝廉价的香烟和白酒,一起急切地等待被拖欠已久的工资,共同品尝了打工的艰辛和底层生活的喜怒哀乐。

今后,无论我站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余生的战场。(梦里蒙山/文)

同时,我这付已经生长了47年的筋骨皮肉,经过每日粗活、累活和脏活的摔打磨砺,虽说体重只才减少了几公斤,但体力得到提升,身体也更加健康壮实,由长期从事部队政治工作的“军中文人”,成为能写能画,又能劈能宰、能挑能扛的“复合型大叔”。

从2017年8月31日到工地报到,到12月31日离开, 我自主择业后来工地的这次打工体验,历时整整4个月122天。本来,我最初打算在工地做满半年,但到了打工后期才知道,很多工地一到十二月底就基本停工放假了,再就是考虑到元旦一过就是春节,以前在部队时因为工作忙,已有11个春节没回过老家过年,如今告别军旅,选择自主择业,不再那么忙碌了,理所应当回来陪母亲和老家亲人过个春节,因此,我把这次打工体验压缩到4个月,元旦一到就结束。

还有整日为后续建设资金来源和下一步转型发展绞尽脑汁的公司老总,忧心限购政策和房地产市场前景的开发商,以及期待早日领到工资的那些工友和工地围墙外那些眼巴巴地翘首盼望交房的回迁户们,构成了房市和建筑行业荣辱共存而又各为阵营的一条生存链。

人生没有一成不变的境遇,唯有接受和习惯。对我来说,从一名军队的团职领导到工地民工,这段打工生活正是磨砺精神意志和心态的最佳过程,曾经的荣誉与得失都已俱往矣,只有放下身段,从零开始,才能坚定一颗看淡枯荣任其风霜的心,才能在今后命运的任何安排中,宠辱不惊,坦然处之。

我一直在想,最近几年来,“不忘初心”是我们说得最多、叫得最响的一个词语,可是,对于我这样退出现役的自主择业军人来说,初心是什么,在脱离体制的人生岁月中,又该如何去不忘初心?

当时这场堪称史无前例的爆炸性灾难所造成的辐射线剂量超过了美国投放在广岛原子弹的四百多倍,导致了二十多万人遭受到辐射影响因此患癌,一千六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深受其害,附近的切尔诺贝利城因此直接成为无人敢居住的空城,对于当时苏联造成了超过两千亿美元的经济损失,间接导致了苏联解体。据白俄罗斯的科学家称,全球有二十亿人都因为这次事故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并且影响至今还未消除。

在这场事故被定义为最严重的七级,让全球所有人记住了核灾难有多么恐怖。而在过去几十年间,切尔诺贝利堪称是世界上极为著名的“禁地”,一直以来可谓流言四起,有人说那里的动物产生了变异,因为辐射出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生物。其实,这些流言大部分都是谣传,事实上这个“禁地”早已经变得生机勃勃,各种野生动物层出不穷,巨大的植物藤蔓与曾经的工业城市文明交织在了一起,成为了一处极为独特的风景。

谈起这122天的收获,我认为,我已经如愿达到了我最初设定的体验、锻炼和修炼的目标。与29年的军旅生活相比,这120多天的打工日子让我真正改换了一种活法,彻底融入了工地上的农民工生活,结交了社会最底层的人,收获了许多真诚的情义。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间,我已结束我的工地打工生活19天了,回到四川雅安老家第13天。接下来,我将在老家呆两个月,认真陪母亲和老家亲人过一次春节。

这座黄河大桥及连接线工程全长26.36公里,采用双向六车道一级公路技术标准,设计时速100公里。投资概算36.47亿元人民币,于2016年9月开工建设。

这不是大话、套话,而是我的心里话,这也是我过去、现在和未来,面对社会和人生的一个态度。如今,虽然告别军旅,走出体制,身份地位已经不同往日,但作为一位有着29年军龄的转业军人和退役上校,我会始终坚持我的理想和品格,把自己当成一个永远冲锋的战士。

还记得,刚来工地时,我还穿着短袖和短裤,中午的工地宿舍里热得像蒸笼,上工一天下来,衣服都要被汗水湿透好几次,后来,秋风萧瑟,落叶纷飞,再后来,雪粒飘洒,寒风刺骨,我就在这座谁也不认识的异乡工地,埋头劳作,潜心体验,度过了我离别军旅后的第一个夏末、深秋和初冬。

到工地不久,军报的一位老哥给我寄来了《重新发现社会》、《底层立场》和《父亲的江湖》,在工地劳作的间隙,我读着这3本书,一边品味着我在这里的所见所闻,一边近距离地思考着我眼前的社会,农民工的社会地位和工资待遇问题,农民工身后的农村留守儿童问题,开发商和包工头以及购房业主相互之间的利益纠结问题,还有政策与民生、建设与环保……,这些离每一个老百姓最近的社会问题,一一真实地展现在我的面前,反思在我心间。

当地的旅游组织者坦言,这里的辐射如今已经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可能会比乘坐飞机所受到的辐射还要少一些。据悉,已经有一批勇敢的游客在当地的组织下进入了这片曾经的“禁地”,看到了与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的风景。事实上,这里的生态环境早已经在岁月的流逝中渐渐找寻到了平衡,成为了许多野生动物栖息地,人类进入这片曾经的家园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大碍。或许,我们生活的地球已经见证过太多极端环境,而因为环境变化而影响生存的,只是我们人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