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报记者武汉纪事“登上意大利媒体封面”背后的故事


近日,中国医护人员的照片登上了意大利媒体头版和脸书账号封面。照片中,在空空荡荡的方舱医院里,两名医护人员身着蓝色防护服,坐在病床前,其中一人将头轻轻地靠在另一人的肩上。该脸书状态发出后,不少意大利网友评论点赞。

3月16日,当事人之一、正在武汉休整待命的青海姑娘刘海婷接受了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采访。

刚上班那些天,最让刘海婷不适应的是眼眶上戴的护目镜。因为那时候每天配发的护目镜型号有差异,有的护目镜戴上很不舒服。有一天临近半小时就要下班时,刘海婷戴的护目镜把眼眶勒得实在疼得不行,加上戴着口罩憋闷,刘海婷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接下来的日子,刘海婷逐渐适应了工作环境和流程,她会注意每天把自己的各方面状况都调整到最佳状态,以最好的精神状态投入工作。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肯定是我今后最难忘的一段经历。从最初面对病毒的紧张害怕到每天正常开展工作,特别是看到我们护理过的病人开心地出院回家,我觉得自己也长大了!”

在武汉先进行了两天的紧张培训,经考试合格后刘海婷便和同伴们上了岗。

在中国有一种明显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本着这一精神,在每一次遏制病毒扩散的行动中,我们感到每个人都受到了同等对待。每个人对于避免感染他人都负有同样的责任。事实上,我在中国与数百万负责任的上海居民没有区别。

我们可以从中国人身上学到很多经验,包括每个人必须接受自己的责任、脆弱性以及会连累他人——要为集体利益牺牲某些“权利”,否则许多人将会死去。在上海,我们待在室内,无论何时去商店或者锻炼我们都戴口罩。除了杂货店外所有餐馆、公园、博物馆和商店都关门了,做好了迎接一场范围广泛隔离的准备。每个人都努力保持安全距离。全城各处都设立了专门的发热门诊以便普通医院能够保护其他的病人。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那阵儿总怕防护服穿不好,或者是某个细节操作不到位,心里很紧张。”刘海婷说。

我已经在两个国家度过了隔离期,鲜明的对比远不止在机场所见。在中国,人们都觉得有隔离的义务。无论何时,人们都把消毒、清洁和保持距离作为优先事项。中国的强力措施看来起作用了。相比之下,自由放任的态度、优先考虑个人自由和完全缺乏政府的领导,使美国人困惑和暴露在病毒之中。

白班的时候,空闲时间刘海婷会和病人们聊一聊,注意他们情绪、心理的变化,及时化解他们的不良情绪;夜班时,病人们大都睡着的时候,刘海婷和同事们只能在凳子上坐一会儿,她们要不断巡视,随时观察病人们的情况!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几天前,由青海援助武汉第二批医疗队等单位负责值守的武汉市武昌方舱医院休舱,紧张忙碌了一个多月的刘海婷和她的伙伴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送走了病人,刘海婷和同事们也暂时处于休整状态。但这一个多月特殊的经历给了刘海婷很多触动。

我们进入了处于恐慌中的美国。指导方针每天都在变,各个都门给的指导方针都不一样。冠状病毒检测和卫生设施供应不足。显然美国政府没能阻止病毒传播。(作者托尼·珀曼为美国格林内尔学院音乐系副教授,陈一译)

“因为穿着防护服,消毒、打扫卫生很不方便,那天我们一直忙了4个多小时才结束工作。忙完真是有些累了,就和许国娟靠在一起休息了一会儿,不知道哪位记者抓拍了。”刘海婷告诉记者。

刘海婷告诉记者,3月10日那天武昌方舱医院休舱,她们送走了最后一批病人,队里通知要抽15名队员到方舱消毒、打扫卫生。刘海婷便和许国娟主动报名参加最后的扫尾工作。

刘海婷在武昌方舱医院A区工作,这个病区的88个床位由青海护理队护理,平均每个队员管理22个病人。病人大都属于轻症患者,刘海婷和同伴们每天的工作就是为病人发放药物、食品、测量生命体征等。

当我们离开上海时,这座城市显示出忽隐忽现的乐观主义迹象。新增病例已属罕见,人们的生活回归正常,数百万居民试探性地走出隔离的阴影。

说起这几天她和同伴许国娟登上意大利媒体头版和脸书账号封面的事,刘海婷说纯粹是个意外。在家乡,看到消息的爸爸妈妈和亲友们都很高兴,都为自己感到骄傲!

回到美国,我们被告知不必麻烦去戴口罩或量体温。或许口罩不起作用,或许量体温不足以防感染。但口罩传递出的是一种责任、脆弱和避免连累他人的意识以及一种敬畏疾病的共同意识。

此前一直在内科工作的刘海婷从来没有接触过传染病区,刚到方舱医院上班时,刘海婷特别小心。

“那天感觉都有些发晕了,这个时候,一个同伴发现我不舒服,她就连忙让我先出去,她代我顶一会儿班!”提起这件事,刘海婷还一直对那天提前离岗感到内疚。

“疫情还没有结束,如果有新的任务的话,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奔赴新的战场,和大家齐心协力,去战胜疫魔!”刘海婷对记者说。

“2月4日那天我上夜班,凌晨1点钟接到单位赴湖北武汉支援的通知,我当时就报了名。那天早上下班以后,我们简单准备了行李,剪掉头发。下午3点我们就出发了,下午5点左右到达武汉!”刘海婷对记者说。

“病人们住院时间长了头发没办法理,这段时间,我还学会了给病人们剪头发,虽然技术不好,但病人们很满意。”采访中刘海婷有些得意地对记者说。

“那是刚来那几天发生的事,到现在为止我没有任何症状。”刘海婷笑着说。

刘海婷是青海省海东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科护士,是名“90后”,毕业于河南南阳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护理专业,参加工作三年。家在海东市平安县,除了父母,家里还有个弟弟。

还有一次,刘海婷在下班后脱防护服的时候,因为操作不慎,两层口罩直接先脱落了,因为当时还在污染区,这个意外让刘海婷无比紧张。那天回去后,刘海婷反复消毒后,饭都没好好吃。